您当前的位置:校园生活网 > 创业动态 >

这个夏天的全民话题,《乐队的夏天》让中年感动,让青年沸腾!

2019-08-13 06:00:11  校园生活网  本文已影响   字号:T|T

编者按: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镜像娱乐(ID:jingxiangyule),作者梁嘉烈 ,创业邦经授权转载。

8月10日晚,爱奇艺《乐队的夏天》迎来收官战,在今夏的最后一次舞台上,马东揭晓了Hot5乐队的排名,可似乎大家并不在乎。所谓“夏日音乐派对”,仿佛大型蹦迪现场,乐队、乐迷,所有人只想尽情释放自己,享受这一刻,让今夏因乐队而起的燥热和热血上升到极致。

子健唱到嗨处直接翻滚到了人群中,盘尼西林《紫罗兰星斑》点燃全场后,连朴树都在跟着旋律一起摇摆。极致现场感染力下,弹幕满屏都是“得劲”,但同时,更多是“舍不得说再见”。

在国内,《乐队的夏天》是首次将触手伸向乐队和独立音乐人的超级网综。

《乐队的夏天》自开播以来掀起了国内乐队音乐和文化热潮。根据云合数据发布的2019年H1上新综艺热播榜显示,《乐队的夏天》百度搜索指数峰值为845825,成为2019年上半年上新综艺中单日搜索指数最高综艺。此外,节目获得大众一致高口碑好评,目前豆瓣评分高达8.6分,节目中的十多首乐队音乐作品强势登陆QQ音乐巅峰人气周榜、酷我音乐华语榜、抖音热搜等多个音乐平台榜单。

一直活跃在小众圈层的独立音乐和乐队能迸发出这么大的能量,超乎想象又似乎在情理之中。独立音乐和乐队们蓄势已久,它们只是缺少一个平台走向大众而已。

朴树说,乐队等这个夏天等得太久了。

谁说不是呢?

但是,等得太久的其实不止乐队,还有整个音乐市场、乐迷。这个夏天,乐队带来的惊喜和影响,已经远不是“怀旧”一词便能概括的了,正如白岩松所说,这个节目不是怀旧,是做给未来。

 浓缩中国乐队30年变迁史

“合家欢”连接两代乐迷

《乐队的喜天》中的31支乐队,成立时间从1989年至2019年不等,集结了“老中青”三代人,时间跨度不可谓不大。31支乐队中,有痛仰、反光镜、新裤子、旺福这些成立了十多年的老牌乐队,也有盘尼西林、九连真人、Click#15这些新生代力量。在新老乐队的碰撞和交流中,中国乐队30年来的浓缩变迁史也浮现在了观众眼前。

1989年成立的面孔乐队,是节目中资历最老的乐队,面孔成立以来不仅创造了摇滚专辑的销量奇迹,也见证了中国摇滚的黄金时代。乐队中的传奇人物欧洋就是94年红磡“摇滚中国乐势力”演唱会的参与者和见证者,谈起红磡时,欧洋总是难忍泪水。

90年代,“摇滚教父”崔健横空出世,一首《一无所有》响彻工体,点燃了70、80后的摇滚信仰,成为几代人关于中国摇滚乐的记忆。90年代短暂的辉煌之后,中国独立音乐和摇滚乐开始经历危机,虽后来的北京新声也被称为一个崭新的时代,但影响力已经大不如从前。

这也是为何,当过往峥嵘岁月的影像出现在节目中时,观众们难免热泪盈眶。《乐队的夏天》,就像是一封写给中国独立音乐的情书,它仿佛又带着乐迷们回到了那个令人心潮澎湃的岁月。

被乐队点燃的今夏,嗨起来的不仅是追随着潮流文化的年轻人,还有已经迈入中年的70、80后。据数据显示,观看《乐队的夏天》的用户18-35岁占绝大多数,其中25-30岁占比稍高,而18-24岁群体涨幅十分明显。微博参与节目讨论的人群更是以“一二线城市”、“95后”、“单身”、“夜猫子”为特征。

此外,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,《乐队的夏天》18岁至24岁的观众占比为25%,25岁至35岁的职场人群才是主流受众,占比近6成,值得一提的是,36岁以上受众也有近10%,相比同类综艺,《乐队的夏天》已成功实现受众年龄层的破壁。一段网上广为流传的视频里,岳父和女婿两人看《乐队的夏天》时搂在一起摇头晃脑,好不欢乐,这种合家欢属性也是大多同类综艺中极为少见的。

这档突破年龄圈层的综艺,带给年轻人的可能更多是热血,但带给中年人的,却更多是热泪。就像张亚东听完盘尼西林的《New Boy》后抹泪,大概也是因为回想起了他和朴树在地下室做专辑的岁月,回想起了那个热爱音乐的年代。

如今,当初的痛仰、面孔都早已不再年轻,但他们依然在舞台上呐喊着、嘶吼着,疯疯癫癫地唱着激情与理想。有网友道,之所以和张亚东一样落泪,大概也是因为人到中年,开始慢慢品尝老去的滋味,看着乐队在舞台上永远少年、永远热血,就觉得自己找到了安慰剂,找到了继续前行的力量。

对年轻观众而言,他们很多人对崔健、红磡体育场、魔岩三杰这些一个时代的标签或许并不陌生,不过关于那个年代摇滚乐的愤怒、叛逆根源却或多或少缺乏了解。但他们可以与盘尼西林、九连真人、Click#15这些年轻乐队共鸣。“新乐队的身上,有着摇滚乐的狂热灵魂,但和90年代不一样的是,他们关于世界的思考没有那么声嘶力竭,更为平静,这是我更喜欢的。”有90后观众如是说。

 乐队人气几何式增长

推动独立音乐走向更远

这个夏天,31支乐队的命运都被悄无声息的改变了。

节目播出后,乐队的关注度和人气呈几何式增长,新裤子乐队微博粉丝距播出第一周对比涨幅102万、刺猬乐队微博粉丝对比涨幅100万、盘尼西林乐队微博粉丝对比涨幅88万。与同档期音乐类节目对比,《乐队的夏天》单月朋友圈歌单分享量TOP1,累计破100万次分享。此外,刺猬、新裤子、盘尼西林的歌曲分别被应用于《跳舞吧!大象》《动物管理局》等电影和网剧中。

乐队从小众走向大众后,也有不少看客表示乐队商业化程度提高后会变得流俗,这种说法对乐队而言显然是不公平的。商业化能为乐队带来的,无疑是更好的创作基础和环境,只有让真正有才华的人凭借音乐就能过上好的生活,而不是空谈理想,独立音乐市场才能出现更好的作品,才能涌现出更多新鲜血液。

相关统计显示,在当下的音乐市场,月收入1万以上的音乐人,占比不到5%,68.8%的音乐人在音乐上获得平均收入低于1000元,有的乐队甚至靠众筹才能出专辑。收益无法反哺产出,已经成为了制约乐队发展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《乐队的夏天》的31支乐队中,不少乐队都过得很清贫,Click#15做乐队很多年,但平均每个月收入仅1000元左右,参加节目后很多观众甚至想给他们打钱;新裤子和反光镜PK时,彭磊不想输的原因是自己的乐队要养的孩子比对面多。为了赚钱维持做音乐的开销,很多乐队成员都有搞副业,刺猬乐队主唱兼吉他手子健曾是程序员、盘尼西林的熊花是某网络平台运营、九连真人主唱和副主唱是学校老师。

刺猬乐队的子健在知乎回答“《乐队的夏天》播出后,乐队的生活会有哪些改变”这一问题时说:以后再也不用上班了。辛酸之情溢于言表,因为要一边上班一边外出巡演,子健的每一份工作都很难长久,石璐就曾打趣:“全中国的程序员,都是他们乐队吉他手子健的同事。”

但现在,他们很多人终于不用再兼职做音乐了。节目播出前,刺猬乐队每年演出不到五场,现在每周至少两次表演;Click#15演出费涨了3倍;皇后皮箱10城巡演票务售罄、旺福、刺猬、皇后皮箱专辑断货。此外,乐队的商业价值也在不断提升,《乐队的夏天》播出后,31支乐队不仅吸引了vogue me、潮流志、GQ、Elle、时尚芭莎等时尚媒体高度关注,乐队的影响力也被众多品牌主所看好,目前,涵盖汽车、手机、快消、体育等10余商业品牌与乐队达成合作。

可以说,《乐队的夏天》真正连接了乐队的理想和现实,它是乐队走向更大商业市场的核心载体。从产业层面而言,《乐队的夏天》不仅将通过周边、版权售卖、线下演出、经纪等为乐队创收,爱奇艺和米未传媒也将联手摩登天空、太和音乐集团等音乐平台,以及200多家规模型的Livehouse主理人,继续激活大众Live life生活方式。

产业链上中下游齐发力下,《乐队的夏天》将加速中国独立音乐产业走向成熟化、规范化的进程,也将加速乐队市场的新陈代谢。节目收官时,《乐队的夏天》“乐夏巡星计划”已经开启,第二季,势必也会有更多宝藏乐队被挖掘出来。

 让更多人看到乐队

让乐队成为年轻人新的选择

长久以来,国内音乐综艺聚焦的都是大众流行音乐,中国独立音乐发展30年左右,市场一直缺乏平台让大众了解独立音乐、了解乐队。直到一直以来擅于用超级网综引导青年文化潮流的爱奇艺,在说唱和街舞之后,将目光放在了乐队身上。

刺猬的子健在收官时感慨,《乐队的夏天》“加重”了乐队这两个字的内涵,让人觉得乐队是一个该被重视的存在。但更重要的是,节目为这个时代的音乐带来了新的活力。

《乐队的夏天》想让更多人看到中国优秀的音乐人、有态度的乐队,就像背负着一个潜在的使命,这也与不少乐队来参加节目的初衷是一致的。曾有人说,以痛仰的资历,不需要来参加综艺,但高虎说他们也有使命,那就是做一座桥梁,让更多的人认识乐队,认识摇滚乐。

乐队需要“入世”,需要被了解,不止是痛仰的想法。新裤子的主唱彭磊讲过:“我们曾经特别坚持反叛,就是要与众不同,我们曾经写歌都是给自己听的,一直到了近几年,为了继续向前走,才开始注意到音乐是需要被更多人理解的,只有先被更多人听到,大家才有机会知道这个乐队的音乐到底好不好。”

痛仰和新裤子成功了,他们的乐队更红了,他们的音乐也被更多的人听到了。但今夏,《乐队的夏天》捧红的不止是一个个乐队,也不止是一个小众的音乐流派。

知乎网友@菇凉说:“《乐队的夏天》带给我的是:它让我明白,不管是唱歌的,还是听歌的,音乐本身是人们选择去解构这个世界的手段。我自己本身是人生的悲观主义者,所以我喜欢那些不甘于向生活低头的人,也因此,我喜欢刺猬,那首《火车驶向云外,梦安魂于九霄》让我眼睛一度酸涩。”

31支乐队,他们都在用自己的歌曲和理念,来探讨关于乐队、关于生活的内核。乐迷们听着《再见杰克》《我们的时代》《二十一世纪,当我们还年轻时》热泪盈眶,感怀的不止是歌曲本身,而是独立音乐、摇滚乐的精神内核,这些人不服输、不屈从、做自己、有朝气、够洒脱、有憧憬,这些藏不住的美好,才是最令人着迷的东西。

《乐队的夏天》刚开始时,很多人都觉得这是一个怀旧的节目,但就如白岩松所定义,它其实是一个与明天有关的节目。本质上来说,《乐队的夏天》以综艺的形式、以乐队音乐及其文化的独特性对潮流文化进行了创新表达,为新青年文化打开了新的窗口。

如今,国人音乐消费结构快速升级,80、90后开始成为娱乐内容消费的主力人群。对80、90后来说,他们对音乐的需求更加个性化,独立音乐的出圈,不仅为他们带来了更多元的选择,也引起了新时代年轻人的潮流生活方式,让乐队成为热爱音乐的年轻人的一个新选择。

《乐队的夏天》掀起的,不止是今夏的怀旧风潮,不止是产业层面的进化,它也将为如今正走在独立音乐道路上的年轻人带来力量。一代人终老去,但总有人正年轻,乐队永远存在,永远薪火相传。

本文(含图片)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,不代表创业邦立场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。如有任何疑问,请联系editor@cyzone.cn。
    本文二维码:
    本文链接: 复制地址

    图说天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