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校园生活网 > 创业动态 >

二十年:马云和“问题青年”阿里巴巴

2019-09-10 18:00:20  校园生活网  本文已影响   字号:T|T

fb738e0eeeb9ade3f7d6b0bdeabfc335.jpg

编者按:本文来源接招,作者方浩,创业邦经授权转载。

1999年初春,马云和他的北漂兄弟们黯然从北京回到杭州。十八罗汉凑了50万人民币,创立了阿里巴巴。当年中国GDP是9万亿人民币。马云一定想不到,20年后自己创立的这家公司年交易额突破4万亿人民币,接近1999年中国GDP总量的一半。

今天,马云正式卸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。有人曾问马云的偶像金庸,什么是人生?金庸说:大闹一场,悄然离去。用20年时间,打造一家中国市值最高的公司,马云的人生上半场可谓精彩至极。

马云说,阿里巴巴要做一家102年的公司。潜台词是要做一家穿越三个世纪的公司,因为即使在世界范围内,活过100岁、经历三个世纪的公司都是凤毛麟角,中国更是与此类公司绝缘。

与102岁相比,20岁的阿里巴巴还是个年轻的青年。今年第二季度,阿里营收增速42%,尽管略低于过去三年连续50%以上的增速,但在中国互联网公司中,这个速度仍然属于头部阵营。从规模和体量上看,阿里是一家大厂,但从增速上看,依然在青春期。

在马云卸任董事长前夕,杭州市委、市政府决定授予马云“功勋杭州人”荣誉称号。官方提到“马云同志创立并带领阿里巴巴集团成为全球顶尖互联网科技公司,建立全球最大的电商平台淘宝天猫、全球最大的金融科技公司蚂蚁金服、全球最大的开放式跨境物流网络菜鸟网络、亚洲最大的云服务商阿里云……”

这些“之最”都是对一个企业家的认可,是对马云商业能力的高度评价,但在此之外,给我留下了更深印象的是另外两句话:

马云同志是数字经济的创新者和大众创业的楷模;(带领阿里巴巴)推动新型社会诚信体系构建。

大众创业的楷模,是指阿里的成功意义已经远远超出一家公司的商业价值了;推动社会诚信体系的构建,实质是一项社会工程。

任何一家公司的成功首先是商业的成功,比如收入、利润、市值等指标,但伟大的公司总是不限于商业的成功。在我看来,阿里对中国商业社会的进化,有两大贡献:

一、中国最大的民间创业孵化器

2014年9月,阿里巴巴在美国上市;同是在这个月的夏季达沃斯论坛上,李克强总理最先提出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号召。事实上成立于2003年的淘宝,应该是中国民间最大的“创业孵化器“。

那个时间点的中国互联网,还属于整个社会的边缘地带。当时互联网的主要从业者,不是马云、马化腾这种已经拿到风险投资的明星,而是大量没有稳定收入的个人站长、散户卖家。

对于淘宝这种交易型平台来说,自己活下去的前提是先让卖家活下去,而卖家要活下去,必须有买家,也就是流量。

记得多年前采访过一位游戏新贵,他从很早就做个人站,很长时间都没有什么收入,直到淘宝开始从这些个人站给卖家导流,才让苦苦挣扎的站长们多了一条生路,不至于饿死在创业的半路上。

曾鸣在《智能商业》一书中写到:“我们将小广告主(淘宝卖家)和淘宝搜索,以及站外很多小网站流量全部加以连接,如此一来,大多数淘宝卖家都愿意给站外的小网站主一定的分成,前提是他们带来的流量能够带来成交。”

这些站长、卖家,很多人后来都成了“双创”的受益者、推动者,没有淘宝,就没有他们的人生第一桶金。2003年,淘宝全年完成3400万元交易额,商品数为80万件,注册会员超23万人;到了2005年,商品数达到了700万件,成为亚洲最大的网络购物平台,注册会员数超过1000万。

有人说,马云融资能力太强了,足以支持阿里去持续烧钱。但淘宝的崛起与最近这些年创投圈的烧钱模式有本质区别:后者是直接用钱去补贴用户,至于用户留不留得住,完全不管;而淘宝是把钱都投在了基础设施的搭建上,特别是对供给端(卖家)的吸引(比如免佣金)。这不是烧钱,而是投资。

所以淘宝的创业路径不是单点突破,它更像是在搭建一个市场基础设施,需要面面俱到,前期投入巨大,但最终可以形成协同效应。当然,除了资本的绝大投入,淘宝能起来还有很多软性投入,比如运营,后来我们耳熟能详的网络流行语、无人不知的双十一购物节,都需要深度且长期地运营。

当年安卓生态之所以能够迅速起来并且力压苹果,很大程度上也是与谷歌的远见有关。从2009年到2013年,中国的移动开发者都要感谢谷歌对他们的扶持,无论流量、资源还是变现,没有谷歌的这些扶持,很多创业者是看不到中国移动互联网的日出的。

与安卓类似,淘宝生态的崛起过程,其实是为中国互联网一边做供给侧改革,一边在需求端培育消费习惯。等于是一边开渠一边引流。这与美国的互联网发展进程完全不同。

美国互联网之所以走在全世界最前面,就在于其发达的社会分工体系,一家公司只做一件事就可以了。

但中国不一样。以电商的发展过程为例,供给、支付、交易习惯、物流等等,几乎所有环节都需要从零开始。所以过去20年,阿里几乎是以一家公司之力,做了一件社会工程:每往前走一步,不仅要解决自己的问题,还要解决社会层面的种种问题;社会层面的问题解决不了,公司自己的问题就无法解决。

而就是在解决一个又一个社会问题的过程中,阿里对于中国整个社会的就业和创业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目前阿里全平台卖家数已达上千万家,直接带动就业人数超过4000万,天猫一个平台就催生了54家上市公司,总市值超过1万亿。同时,阿里直接投资、收购的企业数量达几百家之多,已成为中国创投市场最重要的退出通路之一。

二、让信任成为一种社会共识

2003年淘宝上线,转年支付宝上线。某种程度上,支付宝就是为淘宝而生,为网上交易而生。淘宝是第一次,把中国遍布大江南北的陌生人拉到同一个时空里进行交易。一个“先付款还是先发货?”简单问题,最终催生了支付宝及其背后的一整套诚信体系。

在很长一段历史时期内,中国没有个人信用的积累。直到2002年3月,中国银联才成立,使银行卡得以跨银行、跨地区和跨境使用。所以,在淘宝成立之初,信用卡在中国都没有得到规模化普及,更别提全社会的信用体系了。

马云和阿里要解决的问题,不仅是商品买卖,还有更重要的一个环节:信任。在此之前,中国社会的信用体系主要是建立在“公对公”的基础之上,这就导致一个问题:个人、中小企业缺乏完整的信用记录。所以金融机构很少把钱借给这两类群体。

支付宝不仅解决了“先付款还是先发货?”的问题,更重要的是它积累起来了几代中国人缺失的信用记录。战后,美国用了几十年才通过普及信用卡完成国民信用体系的建立,支付宝只用了十几年。

多年来,中国小微企业一直是中国金融借贷市场的边缘群体,因为他们无法提供抵押,也缺乏稳定的银行流水证明,很难从银行贷款。

蚂蚁金服发起成立的网商银行反其道而行之,不需要他们提供抵押,就敢给小微企业主们提供纯信用贷款,小微企业再用自己的信用履约行为,来一步步提高贷款额度。

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6月30日,全国已经有1700万小微企业在网商银行申请到了纯信用、无抵押的贷款,这相当于全国1/6的小微企业数量。更重要的是,网商银行让中国的小微企业们都有信用。

网商是阿里信用体系的最大受益者之一,图为2011年网商大会

无论是孵化创业,抑或建立信任,阿里巴巴这两大贡献都有一个共同点——解决问题、解决他人的问题。

事实上,20年前,阿里巴巴创立伊始,就确立了“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”的使命,这个使命也是在解决他人的问题,解决他人生意难做的问题。这不是一个企业问题,,而是一个社会问题、一个全球问题。

马云说:“我们这一代人做企业跟上一代人最大的区别是,上一代人做企业是在社会中找机会赚钱,而我们这一代人做企业是去解决社会的问题。我们阿里巴巴集团从18人到1.8万人,可能将来还会发展到12万人,没有一个机会大到可以让我们持续发展,只有解决社会不断涌出来的问题,才有可能让我们这代年轻人持续不断发展。”

阿里还年轻,马云也是。

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创业邦立场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。如有任何疑问,请联系editor@cyzone.cn。
    本文二维码:
    本文链接: 复制地址

    图说天下